Chuyển tới nội dung
Home » 聽風的歌/村上春樹的午夜漫遊/SAX AFTER MIDNIGHT – Brendan Mills Quartet | 村上春樹 1984

聽風的歌/村上春樹的午夜漫遊/SAX AFTER MIDNIGHT – Brendan Mills Quartet | 村上春樹 1984

聽風的歌/村上春樹的午夜漫遊/SAX AFTER MIDNIGHT – Brendan Mills Quartet


นอกจากการดูบทความนี้แล้ว คุณยังสามารถดูข้อมูลที่เป็นประโยชน์อื่นๆ อีกมากมายที่เราให้ไว้ที่นี่: ดูเพิ่มเติม

Album: SAX AFTER MIDNIGHT
Performer: Brendan Mills Quartet
0:00 01 Alice In Wonderland
5:50 02 Funny Valentine
13:48 03 Stella By Starlight
17:15 04 Let’s Stay Together
22:59 05 My Foolish Heart
29:36 06 Beautiful Love/The Girl From Ipanema
36:07 07 I Should Care
44:10 08 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
48:17 09 Misty
54:07 10 Body \u0026 Soul
1:00:43 11 Waltz For Debby
1:07:23 12 My Foolish Heart (Deep Mood)

聽風的歌/村上春樹的午夜漫遊/SAX AFTER MIDNIGHT - Brendan Mills Quartet

Bryan Adams – 18 Till I Die


Bryan Adams 18 Till I Die

Bryan Adams - 18 Till I Die

優人物 :上海太太任秀寶 秀蘭小館見證近代風流人物


在永康街的餐飲戰區裡,「秀蘭小館」的招牌不大不搶眼,卻像院子裡那棵使君子樹一樣,都屹立了30多年,看盡多少風流人物、文人墨客,曾經川流此間,為一碗上海菜飯或一道砂鍋魚頭。
這一切,只因為上海太太任秀寶將自家車庫改成小吃店,再把「從先生嘴裡練出來」的手藝,變成一道道的珍饈。如今已安享退休生活的老闆娘,在一個陽光灑落蘭葉的美好冬日,說一說「秀蘭小館」30多年的故事。
延伸閱讀:任秀寶 秀蘭小館30年
古龍、張學良、蔣緯國、郎靜山 民國風流人物的廚房
https://topic.udn.com/event/20181224
砂鍋魚頭 上海菜飯 小吃 美食 上館子 懷舊 品味 生活

優人物 :上海太太任秀寶 秀蘭小館見證近代風流人物

村上春樹《1Q84》6000字深度全解析|伊格言|文學|小說|說書


本影片由 村上春樹《1Q84》深度解析系列編號1、2、3共3支影片
合併而成

諾貝爾文學獎的資深陪跑者村上春樹歐吉桑在想些什麼呢?
☞Instagram|http://www.instagram.com/egoyanzheng
─────────
☞〈愛是唯一的存在價值──村上春樹《1Q84》〉全文連結:https://www.egoyanzheng.com/singlepo…
☞請記得按讚、分享、訂閱、小鈴鐺喔。
─────
生命有意義嗎?人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嗎? 人生的意義,難道就是「每天工作養活自己」這麼無聊嗎?或許你沒想過,其實村上春樹的《1Q84》討論的就是這個問題。本集我們要來講述伊格言老師的一篇文章:「愛是唯一的存在價值──村上春樹《1Q84》」,你可以在影片下方的頻道資料處找到全文連結。
伊格言說,村上春樹的《1Q84》中,有兩則虛構文本,也就是小說中的小說,關鍵性地支配整部小說的世界觀。一篇是《空氣蛹》,而另一篇則是德國小說〈貓之村〉。兩篇都是我們理解《1Q84》很好的切入點。今天我們要講的是〈貓之村〉的故事。
熱愛旅行的青年背著背包獨自上路,開始他漫無目的的旅程。他搭乘列車,隨機挑選任一小站下車,投宿旅店,愛待多久便待多久,直至失去新鮮感,再搭上火車,前往下一隨機目的地。
某天,青年來到一個古老小鎮。他獨自下車進站,發現車站中並無任何服務人員。出站後漫步大街,發現所有商店都拉下了鐵捲門,整個小鎮一個人影也沒有。青年誤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座被人們遺棄的廢城,正打算離去,但車班有限,別無他法,只能在此過夜,等待明日上午的早班車。可是當白日逝去,夜幕落下,各樣花色品種的貓兒們便紛紛出現。商店裡的貓兒們拉起鐵門開始營業,市場上的貓兒們彼此討價還價,辦公室中的貓兒們穿上了體面的制服開始辦事。牠們吃食,交談,行走,爭執,飲酒作樂。然而貓兒們似乎對除了貓自身之外的其他生物萬分忌諱。青年害怕極了,連忙躲進鎮上最高的鐘樓塔頂。一夜過去,白晝臨至,貓兒們魚貫離城(只一瞬間,貓之村又回復到原先萬徑人蹤滅的廢城模樣),青年趕忙來到車站,卻眼見列車飛馳駛過月台,對他視若無睹。青年無處可去,只能回到鐘樓塔頂,繼續躲藏。如此日復一日,直到貓兒們聞到了人的氣味,組成搜索隊,進入鐘樓塔頂,來到隱蔽於黑暗中,恐懼不已的青年面前──
沒事。居然沒事。貓兒們居然什麼也看不見。牠們聞聞嗅嗅,搖頭晃腦,無比疑惑(奇怪,明明有人的氣味呀);但終究放棄,轉身下樓,回到小鎮各自的居所,回到牠們原先豐富熱鬧的日常夜間生活之中。青年恍然大悟,帶著巨大的孤獨與悲哀──他明白,這就是「我」浪遊旅程的終點,這就是「我」該消失的地方;那白日的車班終究不會再來,而「我」從來便不曾存在。
故事在此結束。
伊格言說,青年「漫無目的的浪遊」正是生命旅程的隱喻,同時也反映了人的存在本質:虛無。這其實是存在主義的標準說法:人生沒有預設的目的;生命,其實本來就沒有什麼意義。
村上春樹的作品裡,時常縈繞著類似這樣「生命沒有意義,而我也什麼都不是」的主題。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裡,這樣的概念化身為一句比喻:「真正存活的只有沙漠本身」;而在《挪威的森林》中,是女主角直子憂傷的請求:「請你永遠不要忘記我,記得我曾經存在過」。為什麼直子會希望男主角渡邊「永遠記住我」呢?因為那就像《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裡對沙漠的描述:「雨下了花就開,雨不下花就枯萎。蟲被蜥蜴吃,蜥蜴被鳥吃。不過不管怎麼樣,大家總有一天都要死。死了就變屍體。一個世代死掉之後,下一個世代就取而代之。大家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活,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死。但那都不重要。最後只有沙漠留下來。真正活著的只有沙漠而已。」。。。。
────
於《《1Q84》之後──特集:村上春樹Long Interview長訪談》中,村上大叔罕見地發表了一段關於小說史的看法,於此整理複述如下:十九世紀寫實主義小說的關鍵是鮮活地呈現「我們」──在彼一時代快速成熟的中產階級大眾,小說的閱聽人;而二十世紀小說的關鍵變化則在於「自我從自己之中脫離出來浮上表面」(雖則有些拗口,但我想對卡夫卡、喬伊斯、吳爾芙等現代主義作者有一定程度熟悉的讀者們或許都看得懂這句話──二十世紀上半葉,現代主義的年代,小說之筆尖正試圖深入「我」之內心捕捉一切可能的意識瞬間,「自我浮上了表面」)。而此刻,當時序進入二十一世紀,村上高度懷疑「時代又變了」:「像《1Q84》這種小說會在短短的時間內賣出上百萬冊,是難以相信的事情喔」、「這跟《挪威的森林》的暢銷是不同的兩回事」。
何以如此?村上大叔給出的意見是,「有過現代,有過後現代,那後現代的軌道繞了一圈之後,是不是一個局面已經又宣告結束了?」、「我有這種明顯的感覺。我個人正在籠統地思考,類似『神話再造』的事,或許會成為關鍵語」──不僅僅關乎小說史,村上在此展現了他的理論素養(笑)。有趣的是,這似乎與米蘭‧昆德拉(藉由對《百年孤寂》的討論)所標舉的小說史斷代若合符節(詳見本書第 頁)。未來將會是個什麼樣的時代呢?未來的小說(以「神話再造」為關鍵詞?這話聽來野心勃勃)其樣貌為何?一九四九年出生於日本兵庫縣,寫出《發條鳥年代記》、《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等暢銷長篇,喜愛跑步,偶爾開車到郊區電影院買一千日圓敬老票進場看電影的村上大叔,似乎也對這件事非常有興趣──個人以為,觀諸村上本人的小說創作,此亦顯為一理解村上之關鍵。
村上春樹 小說 書單
─────
伊格言,小說家、詩人,《聯合文學》雜誌2010年8月號封面人物。
著有《噬夢人》、《與孤寂等輕》、《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拜訪糖果阿姨》、《零地點GroundZero》、《幻事錄:伊格言的現代小說經典十六講》、《甕中人》等書。
作品已譯為多國文字,並於日本白水社、韓國Alma、中國世紀文景等出版社出版。
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自由時報林榮三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長篇小說獎、華文科幻星雲獎長篇小說獎、中央社台灣十大潛力人物等;並入圍英仕曼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歐康納國際小說獎(Frank O’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等獎項。
獲選《聯合文學》雜誌「20位40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著作亦曾獲《聯合文學》雜誌2010年度之書、2010、2011、2013博客來網路書店華文創作百大排行榜等殊榮。
曾任德國柏林文學協會(Literarisches Colloquium Berlin)駐會作家、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IWW)訪問作家、中興大學駐校作家、成功大學駐校藝術家、元智大學駐校作家等。
──────
☞ Readmoo專訪1:如果在YouTube,一個小說家
https://news.readmoo.com/2020/01/07/200107interviewwithegoyan/
☞ Readmoo專訪2:那些關於孤寂的問題,以及……
https://news.readmoo.com/2019/03/21/190321lonelieness/
☞ 香港文匯報報導:棄醫從文 伊格言闖進精神世界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9/02/OT1909020001.htm
☞ 關鍵評論網專訪:透過YouTube頻道展示文學,我的小說虛構其實是把刀子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3126?fbclid=IwAR05NUrcGYIO3CsGLtBwld1XzR2nRnADvGqidEEJzqqpytThgaI2lABsGc
☞ 神性之人,無邊之愛:伊格言的失戀講座
https://www.commabooks.com.tw/article/378
────
小說是什麼?我認為,好的小說是一則猜想──像數學上「哥德巴赫的猜想」那樣的猜想。猜想什麼?猜想一則符號系統(於此,是文字符號系統)中的可能真理。這真理的解釋範圍或許很小,甚至有可能終究無法被證明(哥德爾的不完備定理早就告訴我們這件事);但藝術求的從來便不是白紙黑字的嚴密證明,是我們閱讀此則猜想,從而無限逼近那則真理時的智性愉悅。如若一篇小說無法給我們這樣的智性,那麼,它就不會是最好的小說。
是之謂小說的智性。───伊格言

村上春樹《1Q84》6000字深度全解析|伊格言|文學|小說|說書

《1Q84》:村上春树的突破之作|听书 有声书


听书笔记

村上春树可能是现在还活着的、最有名的日本作家了。他被贴上了许多标签,每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跑步达人,爱猫人士、小资等等。但是,这些符号和标签并不能真的让我们理解村上。要想懂村上春树,必须要从他的创作中,尤其是那些充满了隐喻和谜语的作品中去寻找答案。在这个意义上,就不可不读《1Q84》。

《1Q84》在村上的小说中是非常独特的。这本小说可以说是村上的突破之作,凝结了他对日本社会体制的思考。我们将从三个方面解读这篇文章:

一,1Q84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简单来说,《1Q84》讲述了一对恋人,青豆和天吾,在偶然的契机下进入了一个平行世界,最后从中逃生的故事。本书是非常经典的双线叙事模式,两个人的故事看似毫无关系,但其实却有千丝万缕的线索同时牵引着他们,就像牵着天上的两个风筝;随着故事的推进,线也在逐渐收紧,距离遥远的两个风筝逐渐靠近。

先说青豆线:青豆是个女杀手,经常以按摩师的身份掩护自己去执行刺杀任务。她刺杀的对象都是一个老夫人指定的,通常都是虐待妇女儿童的家暴男。一次偶然的机会,青豆进入了平行世界1Q84,并在其中完成了最后一次刺杀任务:刺杀一个邪教“先驱”的教主深田保。这个邪教有强奸并虐待女性的卑劣罪行。青豆成功执行任务之后,就躲进一个公寓中藏身,躲避邪教追杀,并最后与恋人天吾相遇,一起逃出了1Q84。

再说天吾线:天吾是个小说家,他与青豆曾是同学,青豆的父母是“证人会”的信徒,天吾父亲是电视台的收费员,两人家庭的压抑环境让他们爱上彼此,视对方为知己。后来两人因为升学而失散。天吾受委托帮助少女作家深绘里修改小说《空气蛹》,也因此被卷入1Q84的世界中,并因此得知邪教“先驱”的一些内幕情况,最终天吾遇到了少年时的恋人青豆,两人一起离开1Q84。

二、村上春树为什么写这样一个关于“体制”和群体心理的乌托邦故事呢?

1995年3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东京地下铁毒气事件。发动恐怖袭击的是日本的一个邪教。村上春树被这个事件震惊了,他停止了极有规律的写作计划,投身到对事件的调查中去。对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强烈地影响了村上对小说创作的思考,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观察角度:人类为什么要为自己创造出各种乌托邦?人类又是如何被这个看似美好的目标所控制,从而画地为牢、作茧自缚的?他把对这一问题的思考放在小说《1Q84》中,塑造了一个与1984年的真实世界高度相似的平行世界。

这个平行世界,就是所谓的“乌托邦”,它吸引到很多对现实绝望的人加入,这个世界的控制者鼓动人们成为教主的傀儡,奉献金钱和生命,为了一个虚幻的梦想去残杀身边的同胞。村上春树通过这部小说,描绘出这种体制的可怕和残酷,表达出迷信和高压的厌恶,批判,他希望人们明白,人一旦被虚假的完美世界所迷惑,就会很容易丧失思考的独立性,而把自己交给一个冷漠的规则,在这种规则的支配下作恶而不自知。

三、村上的这部“反乌托邦”小说,与别的反乌托邦小说有什么不同呢?

首先,从宏观世界的塑造上来看,村上春树构建的,不是一个完全虚构的乌托邦,而是一个与真实世界非常相似的平行世界。平行世界的设定,带有稍许魔幻色彩,但同时却又更加贴近现实。村上是想提醒人们,乌托邦并不只是虚构,不是遥远的未来才有可能发生的噩梦,而是已经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现实。

然后,村上春树认为邪恶的乌托邦不局限于政府和国家机器,宗教、公司、甚至一些非营利组织,都可能成为这种邪恶乌托邦的化身。他以深刻洞见揭示了日本社会根深蒂固的“体制”问题。当人们无条件地服从于某种集体文化,却牺牲自己的家庭与自由;当人们把自己生命的价值托付给某种团体,从没有清醒审视过自己内在的价值时……可能就已经陷入1Q84而不自知。

最后,村上春树的突破更深一步,他指出,乌托邦虽然存在于外部环境,其实更深的源头在人的内心之中。

小说里的“小小人”在空气中抽出丝来织茧,当茧裂开时子体就诞生了。子体和母体的本人看起来一模一样,但其实是已经被异化了的人。他们没有思想,如同提线木偶。小小人是意识形态的化身,它不是某个外在的邪恶力量,而是深入到每个人的头脑里的东西。

所以,要逃离乌托邦,除了清醒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外,还要有摆脱那个浑浑噩噩的自己,重获新生的能力和勇气。而这勇气的源头,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之中。

《1Q84》:村上春树的突破之作|听书  有声书

นอกจากการดูหัวข้อนี้แล้ว คุณยังสามารถเข้าถึงบทวิจารณ์ดีๆ อื่นๆ อีกมากมายได้ที่นี่: ดูวิธีอื่นๆWiki

Trả lời

Email của bạn sẽ không được hiển thị công khai. Các trường bắt buộc được đánh dấu *